首屆中國煤炭綠色生態論壇在滬舉行 煤炭下一個黃金十年在哪

時間:2018-07-14 15:33:29    來源:環北京網    瀏覽次數:     字號:TT


與會嘉賓合影

  2018年7月13日下午,首屆中國煤炭綠色生態發展論壇在上海舉行。該論壇由中國煤炭加工利用協會主辦,潔煤網和上海煤炭交易所承辦,第一財經中國經濟論壇提供戰略支持。

  “中國國情決定了’非常之局’,其中,基礎能源供給’以煤為主’,且可預見很長時間段內無法改變。”華夏新供給經濟學研究院首席經濟學家賈康指出,“‘非常之局’需要’非常之策’進行破解。要支持中國現代化發展,必須立足國情。中央強調,供給側結構性改革是是構建現代化經濟體系的主線。煤炭行業自身可以從煤電產能布局、煤炭清潔化開發和使用、煤化工升級發展、’三去一降一補’等三方面進行優化。”

  今年5月18日至19日召開的全國生態環境保護大會上,習近平總書記提出了推進生態文明建設的六項重要原則,表明當前到了我國有條件有能力解決生態環境突出問題的窗口期。

  如何在窗口期實現煤炭產業轉型、實現煤炭綠色生態發展,是當下行業關注的重點。論壇上,來自經濟學界、金融行業、煤炭行業的專家、行業人士,圍繞供給側改革、新經貿形勢、藍天白云保衛戰等大背景下煤炭行業的發展和轉型,暢所欲言,既提供了宏觀的政經視角,又給出了切實可行、接地氣的建議和指導。

綠色生態發展是煤炭行業的根基

  黨的十八大以來,習近平總書記對生態環境保護做出了多次指示、進行了具體部署,“生態環境是關系黨的使命宗旨的重大政治問題,也是關系民生的重大社會問題。”

  新時代推進生態文明建設,全面推動綠色發展是治本之策。堅持綠色發展是發展觀的一場深刻革命,是構建高質量現代化經濟體系的必然要求,也是解決污染問題的根本之策。習近平總書記在全國生態環境保護大會上強調要圍繞調整經濟結構和能源結構等重點,培育壯大環保產業、循環經濟。

  “學術界基本共識可以行成一個鮮明的結論:資源稟賦之下,中國國情決定了一個’非常之局’,在可以預見的相當長的一段時間里,我們依然不得不’以煤為主’地來解決中國的能源供應問題。”賈康指出。

  據統計,煤炭在中國的主體能源地位相當長時期內難以改變。煤炭長期占一次能源消費總量的70%左右,預計到2030年,中國煤炭消費量仍占一次能源消費總量的55%左右。

  賈康感慨:“這個’非常之局’挑戰的嚴峻程度是不言而喻的,全球找不到另外一個經濟體可以跟中國來做這種對比。”

  華夏新供給經濟學研究院首席經濟學家,賈康先生

  煤炭之于中國的意義,在于其資源稟賦優勢的不可替代。中國煤炭加工利用協會理事長張紹強指出,與石油天然氣相比,煤炭是目前中國自然能源資源中消費價格最低廉、使用最便捷、運輸儲存最方便安全、生產成本最低、勘探基建投入最少、資源最豐富最有保障的能源品種。

  中國煤炭加工利用協會會長 張紹強先生

  這也意味著,在能源轉型的過程中,煤炭行業注定不是旁觀者,而是重要的參與者。煤炭清潔發展,建立綠色生態,實現行業轉型升級,將是能源轉型中至為關鍵的一環。

  除了生態發展的要求,尋求綠色發展、結構轉型,也是煤炭行業自身應對經濟大環境變化的立身之本。

  “支撐中國過去四十年高速增長的重大需求,現在已經達到或過了峰值。”國家發改委學術委研究員張燕生在論壇演講中分享了自己的觀點,“我自己有個基本的判斷,過去三大投資需求,包括基礎設施投資、房地產投資、制造業投資都已過峰值。”

  在張燕生看來,中國所面臨的重要挑戰之一是如何適應外商投資所需要的新浪潮。“2005年之前,外商到中國來是成本驅動型的外企,來了是拿中國低成本的勞動力和資源,2012年之前,外資到中國來是市場驅動型,是拿市場來的,而2020年以后,外資到中國來,是高技術制造、高技術服務的外資,70%都是服務業,在這種環境下,他們對投資環境要求,對綠色生態等的要求,跟過去四十年是完全不一樣的。我們的民間投資,下一步也將形成新的要求。”

  國家發改委學術委研究員、中國國際經濟交流中心首席研究員 張燕生先生

  張燕生分析,供給側結構性改革將是煤炭行業未來發展的新動力。他在調研中發現:“現在的中國經濟,不管從地域上區分,還是從行業區分,都能看到一個變化,如果是已發生供給側結構性改革,其產生的結構性轉換,那么其增長潛力就非常強,如果還處于舊的增長模式中,就會發現已經達到增長的極限。”

煤炭清潔化現狀及發展潛力

  事實上,煤炭清潔化利用并不是一個新話題,行業從多年前已從技術等方面提升煤炭綠色清潔發展。

  目前,中國煤炭的使用方式和消費領域可分為六大構成,分別為燃煤發電、煉焦和噴吹、煤化工轉化、建材耗煤、民用煤、其他零散用煤。其中電煤占比最高,以19.6億噸約占煤炭消費量一半以上。

  “真正目前還處于失控狀態的,主要是散煤。”張紹強指出,“也是近期清潔供暖和藍天保衛戰的關注重點。其消費總量約為7.5到8億噸的水平。”

  據介紹,目前煤炭利用中除塵效率已經實現高達99.7%,最好可達到99.9%。而經過超低排放改造,煤電廠二氧化硫已降到非常低,氮氧化物也類似。隨著技術的發展,民用散煤VOCs逃逸問題也能得到有效解決。

  以煤電為例,目前已完成節能升級和超低排放改造的機組裝機達5.8億kw,已占六成裝機。此外,中國已經突破大型燃煤超低排放發電技術,實現燃煤電廠大氣污染物排放達到國家天然氣發大氣污染物電排放限值標準。國家已經明確要求到2020年所以燃煤電廠必須達到超低排放發電,并且要求所有新建電廠煤耗必須達到300gce/kwh,所有現役電廠煤耗達到310gce/kwh。在此基礎上,目前已有超潔凈燃煤電廠示范運行,即在現行超低排放標準的基礎上,進一步實現:SO3 ≤5mg/Nm3、Hg及其氧化物≤3 μg/Nm3、污廢水零排放。

  綠色煤電真正意義上的實現,意味著煤炭的利用中至少六成能得到高效清潔利用。與天然氣發電機組相比,燃煤超低排放發電排放值相差不大,甚至部分機組可以做到優于天然氣發電。

  而原煤清潔化、工業鍋爐及窯爐改造升級、焦炭和蘭炭綠色升級工作、現代煤化工發展等工作一直在推動中,并取得一定成果,其經濟性和可操作性也逐步得到市場認可。“從技術層面,我們已經全面達到跟天然氣一樣排放標準。接下來是進一步推廣。”張紹強表示。

  民用散煤使用上,通過好煤+好爐,也能大大緩解其大氣污染物排放。

  “現行的使用方式導致大氣污染是客觀存在,要全面貫徹落實北方清潔供暖,就必須轉變煤炭利用方式,如果全面實現清潔高效利用,就完全可以控制煤炭消費對大氣的污染。因為煤炭是完全可以清潔化利用的,關鍵是看怎么利用和防治。”張紹強指出,“對實在難以有效治理的居民散煤用戶,再采用相對清潔的能源進行替代才是科學、合理、可持續的。優質無煙煤、固硫抑塵型煤、蘭炭等都是可行的選擇,不一定只盯死在改氣、改電一條道上。”

  對煤炭行業而言,未來清潔化途徑也相對明確。加大煤炭利用中的發電比重將是重要方向,未來電煤占比可達六到八成,提高煤化工清潔轉化比重和集中治療、工業窯爐煙氣凈化、生活用煤清潔化替代等也將是行業努力的重點。

金融、技術加持煤炭綠色轉型

  賈康特別強調,煤炭行業“去產能”應是去“落后產能”。他提醒表示,市場為主導公平競爭的優勝劣汰機制是才是去產能的正道,行政命令“一刀切”壓產量實際保護了“落后產能”,是錯誤的。

  他建議,煤炭產業結構優化,還需要進一步配套改革。其配套包括了全供應鏈上資源、能源的比價關系優化和價格形成機制的市場化攻堅(如電改),環境稅體系建設(資源稅、環境稅、消費稅、碳稅等),財政為后盾的產業引導基金和重大項目攻關,財政補貼政策的合理運用。

  具體到金融層面,復旦大學綠色金融研究中心副主任李志青特別介紹了煤炭產業轉型過程中可借助綠色金融的力量。

  復旦大學綠色金融研究中心副主任 李志青先生

  綠色金融的官方定義為:為支持環境改善、應對氣候變化和資源節約高效利用的經濟活動,即對環保、節能、清潔能源、綠色交通、綠色建筑等領域的項目投融資、項目運營、風險管理等所提供的金融服務。

  “在中國,綠色金融并不排斥煤炭。”李志青介紹。據了解,燃煤電廠超低排放和節能改造、余熱暖民等余熱余壓利用、燃煤鍋爐節能環保提升改造、煤炭石油等能源的高效清潔化利用,都明確列在國內綠色債券發行指引中,得到綠色金融政策支持。

  在李志青看來,煤炭行業可以更好地在綠色金融中尋求空間,特別是煤炭行業擁有較好的企業環境信息披露基礎,透明度高。“目前國內綠色金融的’綠色’認定沒有統一標準,缺乏統一的環境績效評估方法標準。在這樣的窗口期,煤炭行業應該積極應對綠色金融的挑戰和機遇,制定煤炭業的’綠色金融’標準體系。”

  除了金融,技術之于煤炭行業轉型也意義非凡。技術的進步是煤炭綠色生態發展的動力。陜西煤炭交易中心副總經理李鋒貴介紹:“作為負責任的企業,我們在煤炭開采過程中也一直在提高回收率,主要在開采技術上做突破。從2011年,我們就開始研發大規模煤粉生產技術,現在已擁有在全國最大的煤粉單體生產企業。”

  互聯網平臺與技術也將為行業提供更廣泛的想象空間。在論壇的行業專題環節,嘉賓們還圍繞大數據與供應鏈金融創新等展開討論。助力煤炭清潔利用,論壇主辦方潔煤網也成立了一家供應鏈公司,從從供應鏈角度實現代采代銷,從過程中引導行業綠色發展方向。

  潔煤網CEO裴曉軒表示,清潔煤行業以國企為主,剩下大多偏向中小企業,而中小企業發展的痛點一個是資金問題,一個是推廣問題。“我們希望利用好潔煤網這一平臺,給大家解決通道問題。同時,我們也將持續在清潔煤利用推廣上發力,提高行業、公眾對煤炭清潔利用的認知。”

  未來技術的發展還將進一步重塑煤炭行業生態。

  “中國經濟已開始一步步進入創新驅動的發展態勢。僅從科研投入強度看,長三角2016年研發強度已經高于OECD的平均水平(2.4),高于發達國家平均水平。設想一下,這個態勢能持續十年,那么新煤炭產業發展所需要的一流基礎研究能力、一流基礎應用能力一定會出現,服務于行業的一流大學、一流研究院所、一流共性技術創新平臺都將出現。”張燕生認為這種變化,正是中國最本質的變化。

  賈康也相信,如何充分發揮科技創新“第一生產力”和制度創新“最大紅利”的潛力和乘數效應,是接下來中國發展的關鍵。“貿易戰只是中美摩擦的冰山一角,中國必須’善于守拙,決不當頭,韜光養晦,有所作為’,堅定不移做好自己能做的改革開放的事情。”他表示,“時間是中國最好的朋友。”時間也是煤炭行業最好的朋友。

相關閱讀
    無相關信息
網友評論
本文共有人參與評論
用戶名:
密碼:
驗證碼:  
匿名發表
安徽快三开奖结果